城事论道

歌曲写作杂谈

作者:姚峰(广东省音协副主席)

姚峰先生是深圳著名声乐教育家和作曲家,创作了一大批颇具影响力的主旋律歌曲。

他精选了历年来创作的音乐作品近20首,采用讲述与欣赏相结合的方式,带领大家感受音乐,分享他的创作经历,讲述音乐背后的故事。

从《长江长又长》,到《三峡的孩子》;从《我是一棵簕杜鹃》,到《又见西柏坡》;

一首首耳熟能详的歌曲,他时而放送唱片并进行专业点评,时而声情并茂地现场演唱,婉转悠扬的歌声在会场上空回荡。

姚峰先生阐述了学习民族民间音乐的重要性,也展示了深圳在主旋律歌曲创作中取得的瞩目成绩,更多地是分享他对音乐创作独到的理解和体会。

他认为,一切歌唱真、善、美的歌都是主旋律的歌,而好的歌曲首先是要讲真话、有真感情。


五年前,深圳市委宣传部和中国音协达成一个协议,在深圳搞一个音乐工程,五年多以来,深圳市的音乐工作者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当然这中间还需要几个平台支撑,包括:中国音乐金钟奖的流行音乐大赛、电台971的“鹏城歌飞扬”平台、首屈一指的深圳的合唱交响乐团、酒吧艺术、钢琴城的打造等。

我11岁开始写第一首歌曲,今年已经62岁。六年前我在深圳市民大讲堂做讲座,在最后的互动环节,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先生提问。

老先生:“姚老师,我的问题与声乐无关,刚才姚老师在讲座当中有几个关键词,文革,样板戏,工农兵学员,让我觉得姚老师你至少有五十岁了。”

我:“是,我快五十五了。”

老先生:“怎么可能你有五十五呢?我的问题是姚老师如何保持这么年轻的?”

我:“几年前我们同学聚会,轮到我发言的时候,我说我毕业几十年了,这几十年当中我的工作始终跟我的爱好是一致的,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刚才我来的时候,在贵宾厅按照要求每一位演讲嘉宾要题词的,我当时想了一下,题了这么几个词:歌唱吧,娱己娱人,娱乐的娱,如果大家觉得我还年轻的话,可能跟我喜欢音乐,酷爱音乐有关,如果大家想年轻的话,去听音乐吧,如果大家想年轻的话,去歌唱吧,娱己娱人。”

一直以来我的声乐歌唱比较出名,直到1987年参加武汉的长江歌会(沿着青海、西藏、云南、四川、湖南、湖北、江西、江苏一直到上海的九省一市搞的一个比赛),我凭借自身对语言的极大兴趣,创造出来集合各地方言、各地民调的串烧式歌曲《长江长又长》,从而成为获得各界认可为优秀的作曲家。

我国有56个民族,这对搞音乐来说是个优势,因为所有的不同的语言才构成音乐需要的不同的元素,我想学习民族非常重要。我曾随著名音乐家去防城港采风,防城港挨着越南,有一个叫京族跟越南风俗习惯很像,于是我要求我的合作者,结合当地独特的民族乐器叫做独琴弦,写出后面发音为“ong”的《独弦琴恋歌》,由我作曲,雷佳演唱。

19岁上大学,第一周我就把自己关在武汉艺术学院的图书馆,自己凭想象和研究7/8拍怎么打,终于在塔吉克族音乐《冰山上的来客》中找到灵感。然后在1987年深圳作为全国支援喀什地区非常重要的一个单位时,才有机会创作结合塔吉克风格的歌曲——《我是一棵簕杜鹃》,由姚贝娜演唱。

姚贝娜很早就发现有音乐天赋,早年我写了一首歌,叫《三峡的孩子》,由10岁的姚贝娜唱的,当时随便找她班上三个女同学唱个伴唱,没想到,三个女同学现在都是歌唱家。

六年前,我带着深圳三十多位词曲作家去江西井冈山行革命之旅,主要是采风。因为深圳为客属地区,深圳领导要搞演唱会“新客家、新歌谣”。到井冈山之前到了兴国县,当地一名官员说:我们江西兴国人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说“哎呀嘞”。后来上了井冈山到了一个革命的历史展览,我看到一个展板写着“苏区民谣自由结婚歌”:

灿烂的彩云罩着,暖和的太阳照着,锦绣的河山抱着,和谐的音乐奏着,多好啊,自由结婚好,新郎新娘从此,永远甜蜜和好!

——摘自毛泽东1930年《兴国调查》

我就想这个歌词太棒了,一定要写个歌,于是写了混声大合唱《自由结婚歌》,到了最后男女生90多人,全体发出一个哎呀嘞,舒服!字正腔圆,字正才能腔圆。但是这句老话是根据中国戏曲来的,中国戏曲三百多年历史,如果从昆曲算来有六百年历史,三百年以来或者讲六百年以来我们的前辈都是按照字正才能腔圆来行腔的,可是对于美声来讲,如果唱中国歌曲过于正,这对美声本身的美学观念是有破坏的,对于流行来讲更是如此。我就觉得民族戏曲的,中国原生态的唱法等等它是必须讲究字正腔圆,而美声和流行则不必拘泥于字正腔圆。流行的很多东西都是外来的艺术,为了音乐上的整体可以不管倒字与否,美声始于意大利的佛罗伦萨,有三百多年历史了,传到中国已有九十年历史了,而流行的只有八十多年历史。

长期以来,我自己多数创作还是按照依字行腔,比如在1980年写了一首歌叫《白云白云飘向哪里》,这是最早进入中国教材的歌。去年首歌叫做《三沙有条北京路》,这一首歌也是依字行腔的,由去年的青歌赛冠军王传越唱。还有与深圳词作家合作的《桃花魂》、为深圳电视台“中国星”选拔赛创作的《中国真功夫》等,也是依字行腔的作品。

在写作过程当中,中国戏曲音乐的学习对我来讲非常重要,1972年上大学以后,我们那时候其实它规定每一个学生都要以样板戏为教材,所有的学生所有的专业包括声乐的、作曲的、演奏的都要学样板戏,这个规定很残酷,很多人不适应,对我个人来讲,却是极大的收获,我学样板戏的演唱,学它的写作,学它的编曲配器,学它的方方面面,因此,三年当中我学了很多东西。

《杜鹃山》写的很棒,我学习了很多东西,还有一部民族歌剧叫《洪湖赤卫队》,它是根据湖北的两大剧种所提供的音乐素材而写成的,在湖北解放前,一个叫做东路花鼓戏,解放以后进城叫做楚剧,还有一个叫做西路花鼓戏,解放以后没有进武汉的叫做天门花鼓戏。

1983年我写了一首歌,那时候正是中英两国高级谈判并确定发表《联合公报》,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领土,香港1997年回归中国。那时候,中国音协有一个刊物叫《词刊》,上面有首词叫《清清的泉水向南流》,看到歌词我很兴奋,请一个广州的老太太教广东音,学会了“九龙”的粤语发音,有点像“狗笼”,符合音乐上四713下五316的发音。再结合我了解的粤剧名伶红线女的一个经典发音,创造了用广东话唱的《清清的泉水向南流》。

看来是唱的事情,但是太多太多学问,我通过我的创作,通过学习民族音乐,通过学这些戏曲音乐得到了非常多的养料。

接下来谈谈深圳的主旋律歌曲创作,我们谈到深圳文化,谈到深圳音乐工程,一定会谈到其中的歌曲创作。应该这么说,深圳在改革开放以来,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环境建设方面这五个方面取得巨大的成就,文化方面来讲曾经说我们深圳是文化沙漠,现在没人说是沙漠了,但是有人说我们深圳是文化的绿洲,我也不认同,我觉得深圳现在沙漠肯定不是,正朝着文化绿洲这个目标前进,一个动作过程当中,没达到绿洲。

有人说深圳是中国歌曲创作的强市,是中国主旋律歌曲创作的强市,我比较认同,每当我们国家我们民族重大历史节点,我们深圳都能通过歌曲来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

1976至1992年,全国流传的主旋律歌曲只有北京施光南老师创作的《祝酒歌》和《在希望的田野上》;从1992年起几乎唱遍全中国的歌都是从深圳出发的,邓小平南巡,深圳有了一首《春天的故事》;党的十五大召开,深圳有一首《走进新时代》;2001年党的80周年庆典,深圳有一首《在灿烂的阳光下》;2003年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确立以后,他到了西北坡去发表了一篇非常重要的讲话,于是我们深圳有了我和田地合作的《又见西柏坡》;2004年邓小平百年诞辰的时候,我们深圳有一首唐跃生作词,刘文莉作曲的一首获得中宣部五一工作奖叫《永远的小平》。后来我改编成一个合唱,到全国几乎所有地方比赛都是第一名,去了美国去参加比赛获得美国那次比赛的几个金奖,歌曲的魅力也让美国人愉悦和感动。

2008年中国有两件大事,迎来了奥运,也承受了汶川地震,我写了两首歌,一个是《我生在1978》,是对改革开放30年的纪念,还有一首歌叫《孩子,来生我们还要一起走》,这首歌在全世界两百多首华语电台播放。2009年,共和国60周年,我们深圳有一首《走向复兴》,长春同志讲这是新时期的《义勇军进行曲》,在全国产生巨大的反响。2011年,建党90周年庆典有一首跟唐跃生合作的《迎风飘扬的旗》,全国两三千个县,每个县级市都唱过这首歌。我认为一切歌颂真善美的歌都是主旋律的歌,而主旋律的歌曲创作,真善美,“真”字尤其重要。比如《我生在1978》、《祖国,深圳对你说》、《迎风飘扬的旗》的歌词。

习近平同志当了党中央的最高书记以后,第一站访问深圳,当时在第一个地方就是莲花山,表明了党中央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决心,我们写了一首歌叫《莲花山之恋》。

2012年,迎接十八大,创作了《花开千万朵》,由谭晶演唱,本来这是一个政治歌曲,政治性很强。但是我是用爵士的方式写的,反其意而用之,很有韵味。所以深圳这座城市歌曲创作非常重视,从而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的机制和推歌的机制,第二,对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怀着深深的感恩之情。

我在深圳也写了大量的歌,曾为平安集团创作了企业歌曲《天下平安》,平安马总说每天将有70万人同声传唱;也曾经为开设了很多4S店的鹏峰集团写的企业歌《一路有你》,由姚贝娜演唱,入选中央台多个演出,以及厦门30周年庆典演出,本来是个企业的歌变成了社会所需要的歌。

为深圳水务局创作了企业歌《水在天地间》,为南山办事处创作了社区歌《欢乐的社区,欢乐的家》,获得群星大奖;为香蜜湖办事处写了《香蜜湖之恋》:还写了很多校歌,如为荔园小学创作了校歌《我有一个梦想》,荔园小学学生唱的挺好。

十年前还是文化局艺术处处长时,深圳吉田墓园老板找来要求为墓园写歌,放给扫墓的人听,要优美不悲伤。合作多年的唐跃生老师回去当天用48分钟就写了三首词,其中一首叫《了了歌》,富有禅意,让人在如丧中心安。墓园老板还希望能写一首墓地工作人员唱的歌,于是很快又和唐跃生写了一首《生命之歌》,朗朗上口,学历不高的员工15分钟就人人会唱。

同一首词,可以有不同的曲调和唱法。比如《迎风飘扬的旗》合唱版和姚贝娜演绎的流行歌曲版,均富有味道。《1234567》可以有民歌版、美声版、流行版。一首歌曲词重要?还是曲重要?其实:一首好的传唱歌曲,旋律优美,歌词也必然好听,所以词和曲都同样重要。

(转自中规院深圳分院成立30周年系列讲座,黄丽娇整理,经讲者审阅)


上一条:
下一条:

返回上一页